ashley是甜茶冻

其实是个生活博主。

【夏季特调甜品】【朱星杰x你】抹茶雪顶拿铁

今天也是在拖后腿呢。
不管怎样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,大家的爱心和评论就是我的动力。
不喜勿入

早餐结束从食堂来到教室,一杯温水一定会出现在你的课桌上,贴着可爱的粉色酒杯贴纸的粉红色保温杯。

已经成为你那段日子的常客。

你一直猜想到底是谁会每天敦促你喝热水。一个月前, 这种现象刚出现时, 你以为只是某人放错桌子了而已。 放到失物招领处后的第二天早晨, 当你再次看到那个保温杯时 ,你其实是有一些害怕的 ,再次把它丢回了失物招领处。 祈祷它再也不要出现。最好不要再出现了吧。

你在那天中午和同桌 ,后桌抱怨时他们都在安慰你。

“没事的 不要那么担心嘛”

后桌朱星杰卷起一撮你刚刚过肩的头发,小肉手被你一把拍掉,但是又再次缠了上来。

“对啊对啊,说不定就是哪个男生喜欢你,然后偷偷用这种方式关心你嘛”你同桌一脸八卦地看着你,腿还抖啊抖的。

你捂脸“有谁会喜欢我啊!!”

“我啊。”

你难以置信看着朱星杰平淡的脸,他寡淡看着手上的发丝。果然那一瞬间的心动也是无济于事的吧,他好像只是开个玩笑。

玩笑一直以来在别人眼里都是无伤大雅,但只有当事人知道有多受伤。

“不一样啊,你是把我当兄弟喜欢,又不是那种喜欢😶”

朱星杰耸耸肩,表示“ok吧”,然后放下了你的头发,逗猫般摸了摸你的头,低下头开始做作业。

叹着气转过头,靠进同桌的怀里,“怎么办啊,喜欢我就直说啊,有什么困难的,不就是拒绝和拒绝吗。如果真的喜欢我,这种方式好恐怖哦”

“安啦安啦👻写作业写作业!今天数学很难欸。”

第三天,保温杯如期出现了,附带一张粉红色的便签纸条。

同桌一把夺过那张有着清秀字体的便签,在你的阻止下,还是一字一句饱含深情、装腔作势地念了出来:“你好,我知道你一定很困惑为什么每天这个保温杯都会装着温水出现。因为我喜欢你,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好好的喝热水,一直喝冷水真的对你的身体不好,起床后喝一杯温水真的是一个好习惯。你就当我是你的私人关心者,我不会害你。我只是愿你好。每天记得喝了热水,就当满足我这个胆小鬼的愿望。——爱慕者”

经过这一番,几乎全班都知道有人在喜欢你,还不知名的一直关心着你,像是不求回报。

直到上课前还是被人不停调笑,只是因为喝了那杯温水。

朱星杰听着班上的八卦,不解地问你:“你为什么要喝啊?不喝不就没有那么多流言了。”

“因为我喜欢过别人啊,所以知道默默关心喜欢的人是多么难受又期待。总感觉不能辜负了他的好意啊。”你微笑地解释,想起一直暗恋朱星杰的小心翼翼,总感觉胸口酸酸的,只能做兄弟的吧。

朱星杰像是嫌弃你的理论一样敲了一下你的头,叹了口气:“你还真是天真善良的不像话啊。”

你刚刚想反驳,朱星杰却面无表情地错身而过。

“我说错了什么吗?”喃喃着,心又好像碎了一点。

过了三两天的数学课上向朱星杰借便利贴时,看到了很眼熟样子的粉色便签。

“杰哥,你用粉红色便签啊?好可爱唉!”

你感觉杰哥有一瞬间的慌张失措。

“唉!这跟前几天早上的那张便签好像哎!”

朱星杰挠了挠头:“巧合吧。快转回去,还在上课!”

“知道了嘛,不要凶嘛。”撇撇嘴听话转回去,谁知一下子对上数学老师的眼神,晃晃便签,吐吐舌头。还好老师没有怪罪,你松了口气。

你刚想驼着背,就被朱星杰几乎无声的一掌暴力镇压了。

慢慢悠悠地晃荡着每天中午都会消失,第二天又会出现的保温杯,你想着一定要找出那个人究竟是谁。

翘着椅子,脑袋靠在朱星杰课桌上高高垒起的书本上,于是书就倒了,散落一地。朱星杰拎着手抓饼刚进班门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和你讨好的笑脸。

他叹了口气,说:“你为什么都把书捡起来了,不堆好呢?”
“我不知道你怎么放的嘛...”

“放你心里。”

“emmm...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你担忧看着杰哥,怎么突然说骚话了。

‘跟学弟学的吗。。。明明我就不是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啊,这种话没必要对我说吧。’

同桌插话:“我觉得可能是发sao了。”然后被杰哥ko了。

你为了锻炼,打算每天晨跑。毕竟,高三了,拥有强健的体魄还是很重要的。朱星杰听到你的想法,便想和你一起。

这一行为,被你的同桌说成有私情,你微笑说“我的命都是学习的。杰哥不是说他有喜欢的人吗,而且是长头发大眼睛,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呢。我这不是也不算长发嘛。”

“但我真的觉得居星杰对你有意思,没事玩你头发什么的。”

“你可别瞎说了吧!管好你自己吧,还有个学弟堵着你呢!”你朝着窗外努努嘴。

同桌望向你指的方向,骂了一句脏话。然后出门把那个男生赶跑了。

你五点四十就起床了,洗漱后差不多六点准时和朱星杰在操场碰了头。杰哥递给你一根粉色的发带,示意你戴上。

奔跑的杰哥是什么样的呢?

白的反光的肌肤,蒙蒙亮的日光贴在他的身上,天堂存在在他的身上。明明近在咫尺却触碰不到,在你身前那么近的距离。
盯着朱星杰的背影,你觉得有些悲哀:‘究竟还要追着他多久呢?’

“真累啊!!!”你发泄一样的喊出声。说的不知道是跑步还是暗恋。

朱星杰被你吓了一跳,趔趄了一下。回过头像看鬼一样的看着你。

你撑着膝盖,挥挥手示意杰哥继续跑,果然还是坚持不下去了啊,放弃了吧,高三了。

你看着突然出现在你视线里的手,微微惊愕。

朱星杰看你愣在那儿没反应,直接抓着你的手跑。你承认你再次心动了,在想要放弃的时候,再次心动了。

就算累,还是不甘心放弃啊。你很好奇喜欢你的那个男生是否也是这种心情。

抓着你的那只手的主人现在又是什么心情呢?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不甘心地喊出声,却被朱星杰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了嘴。

“你喊什么?不喊我就放开你,嗯?”

你点点头,“只是跑的好累啊,第一天就这么多圈好难受啊,肚子有点痛痛的。”

朱星杰好像很愧疚的样子,开始牵着你的手慢慢往放包的地方走去,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,话说不会对喜欢的人一直牵着手的吧。你刚开始有一点小开心,结果就被放开了手。

‘残念...’

“要是累就早点说嘛,我等会儿帮你去买盒热牛奶。”

“哦...”

一回到教室,你就发现了桌上没有温水。

“唉~失望唉~”你趴在桌子上哀叹着。

同桌敲着你的头说:“你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?”

“就是觉得和关心自己的人在一起还不错吧。高三了也可以互相监督学习☺️ 哈哈”

“其实杰哥不也是很关心你嘛,那你怎么不和他在一起啊?”

“不是一回事!”(“对啊。”)

“欸!!!”你和同桌转身错愕地看着朱星杰。

“当我没说。”朱星杰并没有给出什么回应,而是推了推眼镜继续做着化学的“五三”。

‘果然,杰哥对我还是没有兴趣的吧。估计只是觉得逗我好玩吧。’

把脸埋在宽大的校服里,你逃避着现实。

当时总感觉要表明心意,却得知了朱星杰有喜欢的人啊。太难受了吧!!!!

有些东西光喜欢是没有用的。

自从你和朱星杰一起晨跑之后,粉红色的保温杯就再也没有出现了。估计是因为那个人以为你已经有男朋友了吧。

偶尔也想被人关心嘛,尝试太久了,谁都有过想放弃的时候吧。

闪光一样的念头,染上了悲哀的灰色。

“放弃朱星杰吧。”无数次和自己这么说。

晨跑进行着,朱星杰每天的温牛奶也一次不落地交到了你的手里。一次次的温柔都让你觉得朱星杰曾经喜欢过你。

明明只有常温的盒装牛奶,还特意帮你用热水将牛奶温成热的,每次你吐槽他闲的发慌去做这种蠢事,他也只是骂你“给你喝牛奶都堵不上你的嘴,你怎么那么欠呢”。

叼着牛奶吸管,听着班主任早自修做着每个星期的自修情况的总结,眼睛盯着桌面上英文单词。

高三的生活单调乏味,却又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欢欣鼓舞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装载着年轻的生命和爱慕驶向未来,驶向别离。

你努力着,想离朱星杰近点,再近点,却被界限划得分明。
想和他去同一所大学,或是同一座城市,在路上碰到还可以说一声“好巧,是你”。

将喜欢的心思藏到心的角落,却依旧蒙不上一丝灰尘。装有朱星杰的回忆闪闪发亮,每一帧都让人心动。

分数是努力可以提升的,但是两个人的心意却不一定可以通过努力靠近。

高考打开了夏季,关上了你的情思。

谢师宴由你和班长一起组织。你们在一家咖啡店里敲定着酒店和时间。

班长是一个平易近人的男生,但你和他高中三年其实并没有什么交集,即使你是个副班长。

你在网络上搜寻着适合派对的酒店,没注意突然的提问。

“你没和朱星杰在一起吗?”

你嗦着抹茶雪顶:“嗯?你刚刚说什么?”手指滚动着鼠标,耳朵里全是当天听的情歌。

“我说,你,没有和朱星杰在一起吗?”

你差点被呛到,慌忙的拿纸巾擦着嘴角:“什么?!咳咳!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我们全班估计都觉得你们两个互相喜欢吧,尤其是朱星杰对你。一开始还以为你们已经在一起了。”班长在纸上圈点着购物的细节,眼神抬起看了你一眼,又迅速低下。

“没有吧,我是喜欢杰哥。但是杰哥不是一直有喜欢的人吗。反正大家还是兄弟。哈哈”你自嘲着,调侃别人对你的高看。

“有一段时间你不是早上桌子上都是会出现一杯粉红色的温水吗,那一直是朱星杰放的啊。”

“欸?!”

“看来你一直没发觉啊。”

夜晚的光明使人更容易看清自己。你完全没有想过朱星杰也喜欢着你的这种情况,明明他和你说过他喜欢别人。

但他也并未表明那个别人不是你。

但班长终究不是朱星杰,万一温水只是他对你可怜的暗恋的施舍。

一切的一切使你欢欣,又充满怀疑。

一切都在你的不确定下,渐渐偏离了轨道。

初恋的苦涩和心酸,真相也许是两人互相的逃离,互相不愿戳穿的心意,成为以后的隐痛,在阳光或是黑暗的日子里蛰伏。
班长的真相,客观的事实,像电影一样的脑子里回放的情节,你似乎想要再次鼓起勇气,邀请名为朱星杰的病毒继续在你的往后生命里蔓延。

谢师宴上,大家全都放开了胆子,向班主任敬酒,和各科老师调笑,抱怨着他们当时的种种“责难”。

你并不擅长喝酒,在女生堆里抿着香槟,歪着脑袋双眼无神地盯着远处的朱星杰。

朱星杰戴着一副红色镜片的墨镜,被其他人吐槽“骚”。但是拉响了你的心动注意警报。

酒精使人麻痹,但更多使人直面内心的勇气。

你抓起从到场后一直到扣在桌面上的手机,发了朱星杰一条信息。

“如果看到的话,你来酒店的酒吧天台找我吧,我有事和你说。”

你按下发送键,就悄悄溜出了包厢,没有注意到朱星杰看着你的背影而流露出的晦暗不明的目光。

还没吹几分钟外面的风,你就看见朱星杰向你走来。

你将手中握着的啤酒瓶递给了他,剩下的那瓶自己默默靠着栏杆喝起来,明明以前喝不下去的酒,在这时却异常的顺滑。

他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他握着酒瓶的手,两人沉默。

你觉得时间就这样停止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永远不会离别,他的美丽将会将晚间的余晖榨尽。就算沉没于黑暗,但也永远不会离别。

“其实,我一直喜欢你啊,从多久以前呢。”

你不敢看朱星杰的反应,但你知道他现在在看着你,两个人靠在同一根栏杆上,你害怕自己剧烈的心跳会传到他的胸口。

“所以,我知道你有喜欢的女生时真的很难过,心脏皱在一起。今天终于把这一切都说出来了吧。”你自顾自地说着,没有管朱星杰要不要插话。

“以后,我可能会放弃了吧,明明你就不喜欢我。”

有多期待呢,他会突然说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“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吗?”果然现实还是一直冷淡的语调,你的心渐渐冷了下去。

“现在到我说了吧?”

你毫无灵魂地点点头,超级不想听到他的话呢。

“我一直是一个胆小鬼,没有你想得那么好,怕吓到你,怕让你远离我。我很开心你的心意和我一样。为什么你一直没有看出来呢?我喜欢你。所以,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你惊慌地看向朱星杰,一下子对上了他的目光,他眼里温暖坚定的力量打湿了你的眼眶。

酒店的烟花表演开始,巨大的烟花照亮了蓝色的天幕,你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滑落:“愿意。”

你第一次看见朱星杰笑得那么好看,像拿到了糖果的孩子,满脸的孩子气。

“那,我们今天是第一天了。”他长时间握笔而有微微薄茧的右手拇指拭去了你实在憋不下去的泪。

好笑地看着你哭花的脸,含住了你的嘴,那一刻,你整个人都僵硬了,在朱星杰的怀里。第一次如此贴近他的温度,就像是电影,像是幻境,你闭上眼睛。

这是你们的第一个吻。

我们都是爱情里的胆小鬼,但是幸好,我们没有错过彼此。

END

下一棒 @久喻喜欢柚柚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