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hley是甜茶冻

其实是个生活博主。

【韩沐伯x你】你作为一名高中老师,很心累 结局篇(1)

这个是高中老师系列的结局篇之一,后面会出其他人的在一起的结局。所以,那个又想先看到的结局的话,请在下面评论哦。

韩沐伯 篇   : 落日河(上)

忧郁的事是一条追逐落日的河流,
突如其来的春天,
和再也不会相见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瓦当《三句经》



韩沐伯是第一眼忧郁的人,相处了一段时间,会觉得他外放,但内在终究是忧郁的。这一点,你早就了解。

初相遇是在母亲的背后,两个孩子的对视。第一印象是“隔壁新来的小哥哥有点高”,第二印象则是“他手上的棒棒糖好像很好吃”。韩沐伯像是看出了你的眼中的渴望,向前跨了两步,直视躲在妈妈后面紧紧揪着衣角一言不发的你。

“给你。”

你想伸手接,小声说了句:“谢谢哥哥。”

“没关系啊,本来就是拿给你吃的。”隐隐记得他笑得很好看。

看到你害羞的笑,也没有嘲笑你缺少的那一颗门牙。

由于在一个小学,韩沐伯每天都会牵着你去上学,牵着你放学。你们班别的小姑娘也羡慕你,也跟着你一起“沐伯哥哥”“沐伯哥哥”这么叫。

小学离家也不过半条街的距离,但对那时的你来说,这半条街仿佛就是一个世界。家门口有一个卖花的小店,里面的婆婆老是送你一些小小花,上面的花瓣多多少少有些瑕疵,卖不掉,用来讨小孩子欢心也是很好的。你偶尔会让韩沐伯把鲜花插在自己新编的辫子上,他也总是照做,完美地完成你交给他的任务。

中间是城南公园,放学回来你总是想进去逛逛,除了周五早放学,他从来不纵容你,你觉得他有点多虑。为了哄哄你,他也总用自己的零花钱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买毽子啊,小发卡什么的送给你。

你发小脾气,他笑着摸你的头,带你去吃棉花糖、五角的棒冰。你成绩下滑,急得要哭,他浅笑说“妹妹这么厉害,以后肯定会考好的。”

孩子的世界总是有趣的,哪怕视野小,但也是多彩的。但你不知道这一点是不是用于幼时的韩沐伯。

你感觉从未见过他儿时有小孩子的脾气,总是笑着,给你大人的安全感。

不,不是大人的安全感。大人是最让人没有安全感的生物。

韩沐伯永远不会是大人。

他初三时你刚上初一,一切新鲜。由于在一个小区,就算他上了初中,而你还在小学,他也坚持接送你,你们之间没有任何的隔阂。他还是会送你一些你喜欢的小玩意儿,你还是肆无忌惮地对他撒娇。

高中你们也在一所高中,只是,你不再喊他“沐伯哥哥”,只是叫他“沐伯哥”或“韩沐伯”。他管这叫做青春期的叛逆,你管这叫做懦弱地改变。

高中的人情世故让你乏力,尽管好人朋友居多,但总有几个看你不爽的女生或多或少地说着你的坏话。你疲乏,偶尔提起一句的“沐伯哥哥”都能引起一场电视剧般幻想绯闻。被谣言打造成完美的恶角。

你觉得自己不能再给高三的韩沐伯造成更多的困扰,与他保持距离,是对他学业最好的帮助。伤心事憋在心里,不去打扰,开心事与他分享。可他看起来不开心。那张欠叟叟的问号脸很少出现了。

他一直不开心。从小,从很小的时候,他就不开心。辛福的家庭,优异的成绩,广泛的人缘,他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才是。可是你看出来的他是忧郁的。没有皱起鼻尖的假笑,击掌时的僵硬,他与社会完美和谐,却格格不入。

大学时期同在一个城市使你更加想要了解韩沐伯。拉着韩沐伯去新开的游乐园,坐了一圈又一圈的旋转木马。摆着嫌弃的手势说你“幼稚、幼稚”,被你带上米妮头箍时的问号脸,你觉得他其实是有一点开心。

突如其来的春天,使你猝不及防。有个男生开始追你,也是历史系的。

每隔两天陪你去奶茶店的人由韩沐伯变成了那个男生,这不是你提出来的,而好像是韩沐伯教这个男生这样做的。

你有点赌气,莫名其妙地赌气,分不清自己的心意。只是觉得,韩沐伯就这样把自己送给别人而不甘心。

男生很好,有绅士风度,又认同男女平权,体贴善良,孝顺敬老,只是让你感受不到恋爱。这不是恋爱,反倒像是单纯同学情谊。

说到底,男生是白开水,太过于温吞了。

你不太想谈恋爱,也没有谈过恋爱,说到底还是韩沐伯的过度保护,并且,身边很难再出现比韩沐伯条件更加好的男人了。

说到底还是怪韩沐伯。

你的春天提前结束,而韩沐伯的春天则到了。与韩沐伯同级同班的金融系学姐和韩沐伯在一起了。你没有什么感受,没有很高兴,也没有难过,反而有种本该如此,韩沐伯本该谈恋爱的感觉。

学姐不知为何,比起韩沐伯,更加照顾你,和你去购物,一起去看电影,一起吃料理,你总是想要拒绝,不想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,但学姐总是坚持。韩沐伯更像是一个第三者,自体发电的电灯泡。唯一的用处就是帮你在出汗时扎头发。
青梅竹马的缘故,因为你,韩沐伯扎头发的技能真的很不错。

你有时会问:“欸,韩沐伯,你有帮学姐扎过头发吗?”
他总是沉默地摇摇头,摸摸帮你扎好的鱼骨辫。

“你学姐她,比你独立多了,哪像你是个生活三级残废。”
也许这就是学姐更加照顾你的原因——韩沐伯对外宣传你是生活残废。

最后,还是分手。不明不白,只是还是很好的朋友。

“学姐,你为什么和韩沐伯分手?”

“找到更好的。你呢,为什么没有喜欢的人?”

“宁缺毋滥吧,没有符合条件的男生出现,就一直单着吧。也可能是我太被动的原因。”低头戳着抹茶蛋糕,觉得有些委屈。

“为什么不考虑韩沐伯?”学姐的问题出人意料,你以为她只是开玩笑,但她却一脸认真。

“太像亲人,而且互相看不上对方。”太过度的亲密,使人疏远,到了亲人的程度,很难再有恋人的想法。

韩沐伯要出国了,在你大三的时候,突如其来,飞去腐国。你有一度怀疑他是想要和绯闻男友秦奋领证。当然这个想法被韩沐伯揪着领子被迫丢掉了。

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。

重逢来得突然。你的奶奶去世了。

你痛恨离死亡这么近,这点亲近你的人都知道,自然包括韩沐伯。在陪同家里长辈操持了两天丧葬事务后,你看见了韩沐伯,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。

你像是找到了依靠,硬生生憋了两天的眼泪像是开了闸。韩沐伯就像是你的海绵,吸收着你的所有喜怒哀乐,你的痛苦因他而得到缓解。

凌晨四点,灵车要将奶奶的遗体送去火化,韩沐伯一直圈着站都站不稳的你,扶着你上了自己的车,跟在灵车后。

中午吃完豆腐饭,你算是彻底地不用崩着失控悲伤的情绪了。在韩沐伯车的副驾驶座上失控地哭了。

你仿佛觉得这忧郁接近了韩沐伯的忧郁,你觉得自己更加贴近了韩沐伯。

韩沐伯没有说话,只是时不时递给你纸巾,一直专心地开车。你不知道他的目的地,也许是你家,也许是他的公寓,到达后会帮你煮杯姜茶吧。

韩沐伯停到了城南公园。棉花糖摊早就不在了,卖臭豆腐的老爷爷也早就在隔壁的花鸟市场租了个店面。什么都变了,不是物是人非,而是人是物非。

韩沐伯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束干花和一小颗的棉花糖,塞到你的手中,看着你满脸的泪痕,倒是笑了:“丑死了。”

“就是丑啦!帮我扎头发,我头发好几天没梳了。”

城南公园的桃花开得正旺。

散心时不知被韩沐伯趁机放了多少的花瓣在脑袋上,绕了一圈后倒是确实是个花仙子了。

是从这开始有了心动吗?你觉得你好像有种不一样的感觉,当你看到韩沐伯在你头上放花瓣的时候。

花瓣可以飘进人心里吗?也许吧。

评论(4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