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hley是甜茶冻

其实是个生活博主。

【韩沐伯x你】你作为一名高中老师,很心累 结局篇(1)

这个是高中老师系列的结局篇之一,后面会出其他人的在一起的结局。所以,那个又想先看到的结局的话,请在下面评论哦。

韩沐伯 篇   : 落日河(上)

忧郁的事是一条追逐落日的河流,
突如其来的春天,
和再也不会相见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瓦当《三句经》



韩沐伯是第一眼忧郁的人,相处了一段时间,会觉得他外放,但内在终究是忧郁的。这一点,你早就了解。

初相遇是在母亲的背后,两个孩子的对视。第一印象是“隔壁新来的小哥哥有点高”,第二印象则是“他手上的棒棒糖好像很好吃”。韩沐伯像是看出了你的眼中的渴望,向前跨了两步,直视躲在妈妈后面紧紧揪着衣角一言不发的你。

“给你。”

你想伸手接,小声说了句:“谢谢哥哥。”

“没关系啊,本来就是拿给你吃的。”隐隐记得他笑得很好看。

看到你害羞的笑,也没有嘲笑你缺少的那一颗门牙。

由于在一个小学,韩沐伯每天都会牵着你去上学,牵着你放学。你们班别的小姑娘也羡慕你,也跟着你一起“沐伯哥哥”“沐伯哥哥”这么叫。

小学离家也不过半条街的距离,但对那时的你来说,这半条街仿佛就是一个世界。家门口有一个卖花的小店,里面的婆婆老是送你一些小小花,上面的花瓣多多少少有些瑕疵,卖不掉,用来讨小孩子欢心也是很好的。你偶尔会让韩沐伯把鲜花插在自己新编的辫子上,他也总是照做,完美地完成你交给他的任务。

中间是城南公园,放学回来你总是想进去逛逛,除了周五早放学,他从来不纵容你,你觉得他有点多虑。为了哄哄你,他也总用自己的零花钱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买毽子啊,小发卡什么的送给你。

你发小脾气,他笑着摸你的头,带你去吃棉花糖、五角的棒冰。你成绩下滑,急得要哭,他浅笑说“妹妹这么厉害,以后肯定会考好的。”

孩子的世界总是有趣的,哪怕视野小,但也是多彩的。但你不知道这一点是不是用于幼时的韩沐伯。

你感觉从未见过他儿时有小孩子的脾气,总是笑着,给你大人的安全感。

不,不是大人的安全感。大人是最让人没有安全感的生物。

韩沐伯永远不会是大人。

他初三时你刚上初一,一切新鲜。由于在一个小区,就算他上了初中,而你还在小学,他也坚持接送你,你们之间没有任何的隔阂。他还是会送你一些你喜欢的小玩意儿,你还是肆无忌惮地对他撒娇。

高中你们也在一所高中,只是,你不再喊他“沐伯哥哥”,只是叫他“沐伯哥”或“韩沐伯”。他管这叫做青春期的叛逆,你管这叫做懦弱地改变。

高中的人情世故让你乏力,尽管好人朋友居多,但总有几个看你不爽的女生或多或少地说着你的坏话。你疲乏,偶尔提起一句的“沐伯哥哥”都能引起一场电视剧般幻想绯闻。被谣言打造成完美的恶角。

你觉得自己不能再给高三的韩沐伯造成更多的困扰,与他保持距离,是对他学业最好的帮助。伤心事憋在心里,不去打扰,开心事与他分享。可他看起来不开心。那张欠叟叟的问号脸很少出现了。

他一直不开心。从小,从很小的时候,他就不开心。辛福的家庭,优异的成绩,广泛的人缘,他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才是。可是你看出来的他是忧郁的。没有皱起鼻尖的假笑,击掌时的僵硬,他与社会完美和谐,却格格不入。

大学时期同在一个城市使你更加想要了解韩沐伯。拉着韩沐伯去新开的游乐园,坐了一圈又一圈的旋转木马。摆着嫌弃的手势说你“幼稚、幼稚”,被你带上米妮头箍时的问号脸,你觉得他其实是有一点开心。

突如其来的春天,使你猝不及防。有个男生开始追你,也是历史系的。

每隔两天陪你去奶茶店的人由韩沐伯变成了那个男生,这不是你提出来的,而好像是韩沐伯教这个男生这样做的。

你有点赌气,莫名其妙地赌气,分不清自己的心意。只是觉得,韩沐伯就这样把自己送给别人而不甘心。

男生很好,有绅士风度,又认同男女平权,体贴善良,孝顺敬老,只是让你感受不到恋爱。这不是恋爱,反倒像是单纯同学情谊。

说到底,男生是白开水,太过于温吞了。

你不太想谈恋爱,也没有谈过恋爱,说到底还是韩沐伯的过度保护,并且,身边很难再出现比韩沐伯条件更加好的男人了。

说到底还是怪韩沐伯。

你的春天提前结束,而韩沐伯的春天则到了。与韩沐伯同级同班的金融系学姐和韩沐伯在一起了。你没有什么感受,没有很高兴,也没有难过,反而有种本该如此,韩沐伯本该谈恋爱的感觉。

学姐不知为何,比起韩沐伯,更加照顾你,和你去购物,一起去看电影,一起吃料理,你总是想要拒绝,不想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,但学姐总是坚持。韩沐伯更像是一个第三者,自体发电的电灯泡。唯一的用处就是帮你在出汗时扎头发。
青梅竹马的缘故,因为你,韩沐伯扎头发的技能真的很不错。

你有时会问:“欸,韩沐伯,你有帮学姐扎过头发吗?”
他总是沉默地摇摇头,摸摸帮你扎好的鱼骨辫。

“你学姐她,比你独立多了,哪像你是个生活三级残废。”
也许这就是学姐更加照顾你的原因——韩沐伯对外宣传你是生活残废。

最后,还是分手。不明不白,只是还是很好的朋友。

“学姐,你为什么和韩沐伯分手?”

“找到更好的。你呢,为什么没有喜欢的人?”

“宁缺毋滥吧,没有符合条件的男生出现,就一直单着吧。也可能是我太被动的原因。”低头戳着抹茶蛋糕,觉得有些委屈。

“为什么不考虑韩沐伯?”学姐的问题出人意料,你以为她只是开玩笑,但她却一脸认真。

“太像亲人,而且互相看不上对方。”太过度的亲密,使人疏远,到了亲人的程度,很难再有恋人的想法。

韩沐伯要出国了,在你大三的时候,突如其来,飞去腐国。你有一度怀疑他是想要和绯闻男友秦奋领证。当然这个想法被韩沐伯揪着领子被迫丢掉了。

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。

重逢来得突然。你的奶奶去世了。

你痛恨离死亡这么近,这点亲近你的人都知道,自然包括韩沐伯。在陪同家里长辈操持了两天丧葬事务后,你看见了韩沐伯,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。

你像是找到了依靠,硬生生憋了两天的眼泪像是开了闸。韩沐伯就像是你的海绵,吸收着你的所有喜怒哀乐,你的痛苦因他而得到缓解。

凌晨四点,灵车要将奶奶的遗体送去火化,韩沐伯一直圈着站都站不稳的你,扶着你上了自己的车,跟在灵车后。

中午吃完豆腐饭,你算是彻底地不用崩着失控悲伤的情绪了。在韩沐伯车的副驾驶座上失控地哭了。

你仿佛觉得这忧郁接近了韩沐伯的忧郁,你觉得自己更加贴近了韩沐伯。

韩沐伯没有说话,只是时不时递给你纸巾,一直专心地开车。你不知道他的目的地,也许是你家,也许是他的公寓,到达后会帮你煮杯姜茶吧。

韩沐伯停到了城南公园。棉花糖摊早就不在了,卖臭豆腐的老爷爷也早就在隔壁的花鸟市场租了个店面。什么都变了,不是物是人非,而是人是物非。

韩沐伯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束干花和一小颗的棉花糖,塞到你的手中,看着你满脸的泪痕,倒是笑了:“丑死了。”

“就是丑啦!帮我扎头发,我头发好几天没梳了。”

城南公园的桃花开得正旺。

散心时不知被韩沐伯趁机放了多少的花瓣在脑袋上,绕了一圈后倒是确实是个花仙子了。

是从这开始有了心动吗?你觉得你好像有种不一样的感觉,当你看到韩沐伯在你头上放花瓣的时候。

花瓣可以飘进人心里吗?也许吧。

怎么样把握韩沐伯老师的心理呢,他是落日河啊

不努力者说自己很努力,最后落得丧家之犬的下场。
是我。

思考无意义,但使人生有趣。

【偶练x你】你作为一名高中老师,很心累(341-361)

341.马上就要到暑假了,周锐说:“到暑假了,你的相亲生活才算正式开始啊!”
当你的母上大人听到周锐对你的相亲“帮助”巨大时,竟然夸周锐是个“好孩子”。
“妈?!比你女儿还好吗?!”
“也许吧。😛”
你得到了疑问的一败。




342.因为新课改什么的,所以课程很紧张,学校给每个年级都设置了暑假的网课课程,总共十四天。当然,暑假还是要出去玩嘛,所以会议上,几个老师又被张艺兴校长以度假的噱头骗去别的几所学校听课几天。
很不幸的是,你既属于要讲课的,又属于要去听课的。
“哎呦,暑假嘛,大家老师也要学习学习,你说是不是?”
张校长笑眯眯看着你的时候,你简直想买块豆腐去撞。




343.蔡徐坤和林彦俊看你这么惨,也自愿两项工作都做。
还安慰你说“当作赚加班费和婚礼的钱”。
真的!十分!贴心!




344.但是,小鬼不是一般的老师!他和别的老师不一样!
“哎哎,我跟你说哦,我一个工作都没有,我要去美国玩上一个月哦!上次去超好玩的!我帮你多拍点照片回来!你好惨哦,暑假还要做那么多工作~”揽着你肩膀的手甩都甩不开。
‘阿xi,这小鬼崽子...’
你慢慢露出了想要打他的神色。




345.事实证明,小鬼不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的。
当他看到你慢慢攥起的拳头和抬起的胳膊时,他往前跳了跳,转身两只手扳正你的肩膀:“就这样啦!会给你带好东西回来的!拜拜!”
你无语地看着一溜烟就没影的小鬼的背影,心想:‘这是哪儿来的小学生。’




346.回到办公室收拾好东西,就打算回家,也不想在任课班的家长会上说什么了,反正孩子们心里有数,该好好学的还是会好好学,不好好学的总有一个时间点回顿悟的。
搬着小箱子就打算下楼,转身就在楼梯口碰到了要回办公室的Jeffrey。
“我来帮你搬吧。”说着就想伸手接住箱子。
“不用了,也不是很重,都是些小东西。”你开口拒绝,自己也不是什么娇气的人,天天麻烦他怪不好意思的。




347.Jeffrey也没有多坚持下去,反倒问你要不要等会儿先去吃个饭再送你回家。
你点点头答应了,还笑着说:“这次我不喝酒了,上次跟你去喝酒总感觉很糗😙,什么形象都没有了。”
Jeffrey小声嘀咕着“明明很可爱”,被你听到了。




348.你在停车场等回去拿东西的Jeffrey,没想到碰到Justin和他的妈妈。
“老师好,你在等人吗?”Justin看着你不解问。
“嗯,对啊,等人去吃饭。这位一定是你的妈妈吧?”你笑眯眯地看着Justin,和他的妈妈问了好。
是个很好看温柔的妈妈呢,怪不得可以教出Justin这样善良的孩子。




349.“哎呀,你一定是xxx老师了,多亏了您对我们Justin的教导啊!”你被Justin妈妈的一席话搞懵了,自己明明是高二老师,也没怎么教过Justin吧,怎么说也是朱正廷教得比较多吧。又不好反驳什么,你也就顺着接下去了。
“Justin平时在学校表现很好,这次的成绩也很不错的。”
“哎呀,是吗?我倒是听说了好多小姑娘想做我们家的儿媳妇,很好玩呢。”
你看着Justin在旁边无语的样子很搞笑。
“妈,你别说了。”
小朋友到底是小朋友,脸上不在乎的样子,耳根却有点儿泛红。





350 .“对了老师,暑假要一起去玩吗?朱正廷老师和小鬼老师都去的。”
你猜都不用猜就知道是去美国玩了,你想了想自己的工作安排,叹了口气,婉拒了Justin的邀请。
看到Justin一脸失望,也不知道怎么让小孩开心,正好Jeffrey回来了,就说了再见,然后上了Jeffrey的车。




351.Jeffrey带你去了一家很精致的日料店,当你还在想它生意那么好应该没有包厢的时候,他就领你到了一个包厢。
老板还亲自过来问要吃什么,Jeffrey那么厉害的吗?
Jeffrey看你一脸“厉害啊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Jeffrey”的表情,害羞的挠了挠耳朵,轻声解释:“老板和我是高中很好的朋友啦,你别看这家店小小的哦,料理很好吃的,生意也很好。”




352.两个人一起去洗手,但是Jeffrey的速度比较快就先回去了,你有点没搞清楚包厢的方向,就问了正好碰到的老板。
老板一边领着你去,一边和你说:“哎呀,你还是Jeffrey第一个带来吃饭的女生。这家店啊Jeffrey只会带关系很好很好的人来呢。你们俩感情一定很好。”
你听着有点发懵。
感情好?确实一个办公室呆久了关系确实不错。





353.Jeffrey想要请你吃这顿,但你想要aa,毕竟Jeffrey已经请你吃了很多顿了,总感觉不太好意思啊。
结果老板一句免单把你惊到了:“真的没问题吗?”
老板豪气的拍拍肚子说:“没问题,只要Jeffrey带你来我这儿吃,我就给你俩免单。”
“那我们两个天天来吃也可以咯?”你调笑道,拍了拍Jeffrey的肩膀。
出门的时候,Jeffrey整个人都通红了。






354.由于网课的种种因素,老师都要到学校。你和林彦俊每天约好上下课,一起去坐地铁吃午餐。
林彦俊是第二节网课,你是第三节,这两节是在一间教室的,所以要么是你看林彦俊上课,要么就是林彦俊看你上课。







355.网课上有学生发信息提问,突然多了好多条“林老师怎么在旁边”“林老师在等历史老师”“我萌的cp发糖了啊啊啊啊啊”之类的提问,你一下子懵了。
赶紧检查了摄像头的位置,发现林彦俊坐的位置正好可以被拍到半个脸。你小声提醒他让他做到旁边一点,结果这厮看着摄像头笑了笑,摸摸你的头才挪了位子。
提问区又炸了。






356.后来有几个问你是不是和林彦俊在一起的学生,你都毫不客气的让他们开麦回答问题。






357.你有一个qq号加了很多学生,为了方便他们在假期的时候问问题和你给他们发资料。
但是当你和林彦俊在吃面的时候,你看了看学生们的空间,差点笑死。
林彦俊不管你多傻逼,总是会宠溺地看着你。





358.学生们的空间里被各个老师上网课时的截图刷屏,绝大多数的老师都被做成了表情包。有几张林彦俊的无敌搞笑。
有一张林彦俊鼻孔朝天,眼神蔑视。你把图片给林彦俊看,结果他给你重现了这个表情。




359.周锐在你吃面吃得真开心的时候,突然给你打电话:“你明天还有场相亲,你到时候准备一下。”
“周锐老师,你是我的经纪人吗?”
没想到他还得瑟地回答了:“没错,我是你的经济人啊。这个行程推不掉,明天的那个男生很绅士的,听中介说,对方姓蔡,好像也是个做老师的。”





360.推脱了明天和林彦俊的午餐,一个人去相亲。
刚进包厢就看到了一个完全没想到的人——蔡徐坤。
“欸?!蔡老师,你怎么在这里?”
蔡徐坤看到你好像也有点惊讶:“我来相亲啊,你呢?”
“我也来相亲。。。所以那个姓蔡的老师是你哦?”
“所以那个贤惠的高中历史老师是你哦?”蔡徐坤倒是一点没有不满意的样子,你都怀疑他打算和你就相亲相着就这么处下去了。
还有,谁贤惠?周锐睁眼说瞎话?






361.完全排开了相亲的话题,你突然聊起了学校到时候的听课安排。点菜什么的都交给蔡徐坤了。结果上来的菜都是你喜欢的口味,你感慨的一下,就听到蔡老师甜如蜜的话语。
“因为我是你的菜。”
你夹菜的筷子微微颤抖,现在的男老师都流行说土味情话的吗。
“哈哈哈哈哈,蔡学长的笑话还是一样有趣。”

儿子和阿妈一起坐公交车回家。
可是阿妈明天就要再回学校上课了。😭

暂退通知

由于个人原因,打算暂时退圈一段时间,曾经开的坑会慢慢补好,但是时间可能会较长。
由于自己没灵感和其他的个人原因,造成暂退这种情况。为此,我对大家致以诚挚的道歉,并且感谢大家在这一段时间里,对我的文字的喜爱。
对不起,谢谢你们。

每天学习将近9个半小时,只能在深夜感慨下自己最近脱发贫血又上火失眠的日常。
希望自己以后不会秃顶。

【夏季特调甜品】【朱星杰x你】抹茶雪顶拿铁

今天也是在拖后腿呢。
不管怎样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,大家的爱心和评论就是我的动力。
不喜勿入

早餐结束从食堂来到教室,一杯温水一定会出现在你的课桌上,贴着可爱的粉色酒杯贴纸的粉红色保温杯。

已经成为你那段日子的常客。

你一直猜想到底是谁会每天敦促你喝热水。一个月前, 这种现象刚出现时, 你以为只是某人放错桌子了而已。 放到失物招领处后的第二天早晨, 当你再次看到那个保温杯时 ,你其实是有一些害怕的 ,再次把它丢回了失物招领处。 祈祷它再也不要出现。最好不要再出现了吧。

你在那天中午和同桌 ,后桌抱怨时他们都在安慰你。

“没事的 不要那么担心嘛”

后桌朱星杰卷起一撮你刚刚过肩的头发,小肉手被你一把拍掉,但是又再次缠了上来。

“对啊对啊,说不定就是哪个男生喜欢你,然后偷偷用这种方式关心你嘛”你同桌一脸八卦地看着你,腿还抖啊抖的。

你捂脸“有谁会喜欢我啊!!”

“我啊。”

你难以置信看着朱星杰平淡的脸,他寡淡看着手上的发丝。果然那一瞬间的心动也是无济于事的吧,他好像只是开个玩笑。

玩笑一直以来在别人眼里都是无伤大雅,但只有当事人知道有多受伤。

“不一样啊,你是把我当兄弟喜欢,又不是那种喜欢😶”

朱星杰耸耸肩,表示“ok吧”,然后放下了你的头发,逗猫般摸了摸你的头,低下头开始做作业。

叹着气转过头,靠进同桌的怀里,“怎么办啊,喜欢我就直说啊,有什么困难的,不就是拒绝和拒绝吗。如果真的喜欢我,这种方式好恐怖哦”

“安啦安啦👻写作业写作业!今天数学很难欸。”

第三天,保温杯如期出现了,附带一张粉红色的便签纸条。

同桌一把夺过那张有着清秀字体的便签,在你的阻止下,还是一字一句饱含深情、装腔作势地念了出来:“你好,我知道你一定很困惑为什么每天这个保温杯都会装着温水出现。因为我喜欢你,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好好的喝热水,一直喝冷水真的对你的身体不好,起床后喝一杯温水真的是一个好习惯。你就当我是你的私人关心者,我不会害你。我只是愿你好。每天记得喝了热水,就当满足我这个胆小鬼的愿望。——爱慕者”

经过这一番,几乎全班都知道有人在喜欢你,还不知名的一直关心着你,像是不求回报。

直到上课前还是被人不停调笑,只是因为喝了那杯温水。

朱星杰听着班上的八卦,不解地问你:“你为什么要喝啊?不喝不就没有那么多流言了。”

“因为我喜欢过别人啊,所以知道默默关心喜欢的人是多么难受又期待。总感觉不能辜负了他的好意啊。”你微笑地解释,想起一直暗恋朱星杰的小心翼翼,总感觉胸口酸酸的,只能做兄弟的吧。

朱星杰像是嫌弃你的理论一样敲了一下你的头,叹了口气:“你还真是天真善良的不像话啊。”

你刚刚想反驳,朱星杰却面无表情地错身而过。

“我说错了什么吗?”喃喃着,心又好像碎了一点。

过了三两天的数学课上向朱星杰借便利贴时,看到了很眼熟样子的粉色便签。

“杰哥,你用粉红色便签啊?好可爱唉!”

你感觉杰哥有一瞬间的慌张失措。

“唉!这跟前几天早上的那张便签好像哎!”

朱星杰挠了挠头:“巧合吧。快转回去,还在上课!”

“知道了嘛,不要凶嘛。”撇撇嘴听话转回去,谁知一下子对上数学老师的眼神,晃晃便签,吐吐舌头。还好老师没有怪罪,你松了口气。

你刚想驼着背,就被朱星杰几乎无声的一掌暴力镇压了。

慢慢悠悠地晃荡着每天中午都会消失,第二天又会出现的保温杯,你想着一定要找出那个人究竟是谁。

翘着椅子,脑袋靠在朱星杰课桌上高高垒起的书本上,于是书就倒了,散落一地。朱星杰拎着手抓饼刚进班门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和你讨好的笑脸。

他叹了口气,说:“你为什么都把书捡起来了,不堆好呢?”
“我不知道你怎么放的嘛...”

“放你心里。”

“emmm...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你担忧看着杰哥,怎么突然说骚话了。

‘跟学弟学的吗。。。明明我就不是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啊,这种话没必要对我说吧。’

同桌插话:“我觉得可能是发sao了。”然后被杰哥ko了。

你为了锻炼,打算每天晨跑。毕竟,高三了,拥有强健的体魄还是很重要的。朱星杰听到你的想法,便想和你一起。

这一行为,被你的同桌说成有私情,你微笑说“我的命都是学习的。杰哥不是说他有喜欢的人吗,而且是长头发大眼睛,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呢。我这不是也不算长发嘛。”

“但我真的觉得居星杰对你有意思,没事玩你头发什么的。”

“你可别瞎说了吧!管好你自己吧,还有个学弟堵着你呢!”你朝着窗外努努嘴。

同桌望向你指的方向,骂了一句脏话。然后出门把那个男生赶跑了。

你五点四十就起床了,洗漱后差不多六点准时和朱星杰在操场碰了头。杰哥递给你一根粉色的发带,示意你戴上。

奔跑的杰哥是什么样的呢?

白的反光的肌肤,蒙蒙亮的日光贴在他的身上,天堂存在在他的身上。明明近在咫尺却触碰不到,在你身前那么近的距离。
盯着朱星杰的背影,你觉得有些悲哀:‘究竟还要追着他多久呢?’

“真累啊!!!”你发泄一样的喊出声。说的不知道是跑步还是暗恋。

朱星杰被你吓了一跳,趔趄了一下。回过头像看鬼一样的看着你。

你撑着膝盖,挥挥手示意杰哥继续跑,果然还是坚持不下去了啊,放弃了吧,高三了。

你看着突然出现在你视线里的手,微微惊愕。

朱星杰看你愣在那儿没反应,直接抓着你的手跑。你承认你再次心动了,在想要放弃的时候,再次心动了。

就算累,还是不甘心放弃啊。你很好奇喜欢你的那个男生是否也是这种心情。

抓着你的那只手的主人现在又是什么心情呢?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不甘心地喊出声,却被朱星杰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了嘴。

“你喊什么?不喊我就放开你,嗯?”

你点点头,“只是跑的好累啊,第一天就这么多圈好难受啊,肚子有点痛痛的。”

朱星杰好像很愧疚的样子,开始牵着你的手慢慢往放包的地方走去,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,话说不会对喜欢的人一直牵着手的吧。你刚开始有一点小开心,结果就被放开了手。

‘残念...’

“要是累就早点说嘛,我等会儿帮你去买盒热牛奶。”

“哦...”

一回到教室,你就发现了桌上没有温水。

“唉~失望唉~”你趴在桌子上哀叹着。

同桌敲着你的头说:“你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?”

“就是觉得和关心自己的人在一起还不错吧。高三了也可以互相监督学习☺️ 哈哈”

“其实杰哥不也是很关心你嘛,那你怎么不和他在一起啊?”

“不是一回事!”(“对啊。”)

“欸!!!”你和同桌转身错愕地看着朱星杰。

“当我没说。”朱星杰并没有给出什么回应,而是推了推眼镜继续做着化学的“五三”。

‘果然,杰哥对我还是没有兴趣的吧。估计只是觉得逗我好玩吧。’

把脸埋在宽大的校服里,你逃避着现实。

当时总感觉要表明心意,却得知了朱星杰有喜欢的人啊。太难受了吧!!!!

有些东西光喜欢是没有用的。

自从你和朱星杰一起晨跑之后,粉红色的保温杯就再也没有出现了。估计是因为那个人以为你已经有男朋友了吧。

偶尔也想被人关心嘛,尝试太久了,谁都有过想放弃的时候吧。

闪光一样的念头,染上了悲哀的灰色。

“放弃朱星杰吧。”无数次和自己这么说。

晨跑进行着,朱星杰每天的温牛奶也一次不落地交到了你的手里。一次次的温柔都让你觉得朱星杰曾经喜欢过你。

明明只有常温的盒装牛奶,还特意帮你用热水将牛奶温成热的,每次你吐槽他闲的发慌去做这种蠢事,他也只是骂你“给你喝牛奶都堵不上你的嘴,你怎么那么欠呢”。

叼着牛奶吸管,听着班主任早自修做着每个星期的自修情况的总结,眼睛盯着桌面上英文单词。

高三的生活单调乏味,却又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欢欣鼓舞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装载着年轻的生命和爱慕驶向未来,驶向别离。

你努力着,想离朱星杰近点,再近点,却被界限划得分明。
想和他去同一所大学,或是同一座城市,在路上碰到还可以说一声“好巧,是你”。

将喜欢的心思藏到心的角落,却依旧蒙不上一丝灰尘。装有朱星杰的回忆闪闪发亮,每一帧都让人心动。

分数是努力可以提升的,但是两个人的心意却不一定可以通过努力靠近。

高考打开了夏季,关上了你的情思。

谢师宴由你和班长一起组织。你们在一家咖啡店里敲定着酒店和时间。

班长是一个平易近人的男生,但你和他高中三年其实并没有什么交集,即使你是个副班长。

你在网络上搜寻着适合派对的酒店,没注意突然的提问。

“你没和朱星杰在一起吗?”

你嗦着抹茶雪顶:“嗯?你刚刚说什么?”手指滚动着鼠标,耳朵里全是当天听的情歌。

“我说,你,没有和朱星杰在一起吗?”

你差点被呛到,慌忙的拿纸巾擦着嘴角:“什么?!咳咳!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我们全班估计都觉得你们两个互相喜欢吧,尤其是朱星杰对你。一开始还以为你们已经在一起了。”班长在纸上圈点着购物的细节,眼神抬起看了你一眼,又迅速低下。

“没有吧,我是喜欢杰哥。但是杰哥不是一直有喜欢的人吗。反正大家还是兄弟。哈哈”你自嘲着,调侃别人对你的高看。

“有一段时间你不是早上桌子上都是会出现一杯粉红色的温水吗,那一直是朱星杰放的啊。”

“欸?!”

“看来你一直没发觉啊。”

夜晚的光明使人更容易看清自己。你完全没有想过朱星杰也喜欢着你的这种情况,明明他和你说过他喜欢别人。

但他也并未表明那个别人不是你。

但班长终究不是朱星杰,万一温水只是他对你可怜的暗恋的施舍。

一切的一切使你欢欣,又充满怀疑。

一切都在你的不确定下,渐渐偏离了轨道。

初恋的苦涩和心酸,真相也许是两人互相的逃离,互相不愿戳穿的心意,成为以后的隐痛,在阳光或是黑暗的日子里蛰伏。
班长的真相,客观的事实,像电影一样的脑子里回放的情节,你似乎想要再次鼓起勇气,邀请名为朱星杰的病毒继续在你的往后生命里蔓延。

谢师宴上,大家全都放开了胆子,向班主任敬酒,和各科老师调笑,抱怨着他们当时的种种“责难”。

你并不擅长喝酒,在女生堆里抿着香槟,歪着脑袋双眼无神地盯着远处的朱星杰。

朱星杰戴着一副红色镜片的墨镜,被其他人吐槽“骚”。但是拉响了你的心动注意警报。

酒精使人麻痹,但更多使人直面内心的勇气。

你抓起从到场后一直到扣在桌面上的手机,发了朱星杰一条信息。

“如果看到的话,你来酒店的酒吧天台找我吧,我有事和你说。”

你按下发送键,就悄悄溜出了包厢,没有注意到朱星杰看着你的背影而流露出的晦暗不明的目光。

还没吹几分钟外面的风,你就看见朱星杰向你走来。

你将手中握着的啤酒瓶递给了他,剩下的那瓶自己默默靠着栏杆喝起来,明明以前喝不下去的酒,在这时却异常的顺滑。

他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他握着酒瓶的手,两人沉默。

你觉得时间就这样停止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永远不会离别,他的美丽将会将晚间的余晖榨尽。就算沉没于黑暗,但也永远不会离别。

“其实,我一直喜欢你啊,从多久以前呢。”

你不敢看朱星杰的反应,但你知道他现在在看着你,两个人靠在同一根栏杆上,你害怕自己剧烈的心跳会传到他的胸口。

“所以,我知道你有喜欢的女生时真的很难过,心脏皱在一起。今天终于把这一切都说出来了吧。”你自顾自地说着,没有管朱星杰要不要插话。

“以后,我可能会放弃了吧,明明你就不喜欢我。”

有多期待呢,他会突然说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“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吗?”果然现实还是一直冷淡的语调,你的心渐渐冷了下去。

“现在到我说了吧?”

你毫无灵魂地点点头,超级不想听到他的话呢。

“我一直是一个胆小鬼,没有你想得那么好,怕吓到你,怕让你远离我。我很开心你的心意和我一样。为什么你一直没有看出来呢?我喜欢你。所以,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

你惊慌地看向朱星杰,一下子对上了他的目光,他眼里温暖坚定的力量打湿了你的眼眶。

酒店的烟花表演开始,巨大的烟花照亮了蓝色的天幕,你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滑落:“愿意。”

你第一次看见朱星杰笑得那么好看,像拿到了糖果的孩子,满脸的孩子气。

“那,我们今天是第一天了。”他长时间握笔而有微微薄茧的右手拇指拭去了你实在憋不下去的泪。

好笑地看着你哭花的脸,含住了你的嘴,那一刻,你整个人都僵硬了,在朱星杰的怀里。第一次如此贴近他的温度,就像是电影,像是幻境,你闭上眼睛。

这是你们的第一个吻。

我们都是爱情里的胆小鬼,但是幸好,我们没有错过彼此。

END

下一棒 @久喻喜欢柚柚子